我和高中老师的性爱故事

作者: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分类: 学校趣事 发布时间: 2017-07-18 20:16
我和高中老师的性爱故事
对於性的开始接触,来自小说吧,因为小的时候非常喜欢看书,评书,小说看的很多;初中的时候武侠看的比较多了,从金雍老先生的作品开始,后来看了很多其他的。  90年初的时候烂书特别多;我家旁边正好有个租书的,我经常租来看;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偶然弄了本卧龙生的书,不知道是不是假冒,但是内容纯色情,都是性描写,好象叫什么龙什么鼎的;看那本书的时候刚上初二吧,看那本书之后出现了遗精现象,后来自己也学会了手淫;那时候上学骑车经过我们那的破火车站,录像厅里整天放些特别诱惑的,大着胆子看了一两次,都是些三级片;但是当时觉得很刺激了。  初中时代很快过去,我们那没什么好的高中,到省城的重点高中去读;於是在这里第一次体验了性。  入学之后,第一次上历史课的时候,看到了我们的历史老师,她当时大概27,8岁的样子;身高1。60左右,皮肤很白皙,相貌也很端庄,以当时的审美观点觉得挺标志的,但是身材以现在的观点来衡量,可能是曲线并不那么玲珑,很丰满,腰臀的曲线不是那么S 而已;也可能是当时衣服比较保守一些吧。  她讲课的习惯就是一般讲40分钟,留5分钟大家自由看书,她就在两边的过道走来走去,因为我是学习委员,她走到我那就会和我说几句,意思为了解一下教学效果,我就会和她聊会,我发现她好象特别喜欢和男生聊天,后来知道是有原因的。  当时我是住校的学生,学生宿舍区在最南边,中间是教学,食堂,校园春色小说网。开水房,操场等地方,最北面是老师的宿舍楼区。  那时候的生活习惯里,吃完晚饭,都会有一段时间大家去开水房打水,我经常在那里碰到历史老师,她一般是带着自己的小孩,才一岁,打水,然后和小孩在操场边玩一会,回家;我就有时候和她聊几句。  后来形成习惯,就聊得多了,逐渐了解她老公是不在本地的,是石油系统,一年回不来两次三次的;那时候宿舍没有电视看,所以和她聊天的时候几次谈起说想看电视到她家去看;我也一直没去过。  终於在10。1放假的时候,大家都忙着回家,我家比较远,第二天才回,所以晚上宿舍里就没什么人了,我就想能不能到她家去看电视呢。  正好去开水房打水,碰到了她,她问:怎么没回家?我说:路远,要明天白天回;后来我跟她说了宿舍没人了,想去她家看电视,当时要求提的很随意,也没想到任何关於男女之间的问题。  甚至都不去想她老公是不是也放假回家了或者有什么其他不便的;她爽快的答应了;我就跟她一起去了她家。  那是我第一次去,很温心的两居室;我进去就在客厅开始看电视,她给我倒水喝,然后就去卧室关了门,出来时候已经换了一身宽大的衣服,和我一起磕瓜子,看电视,聊了些关於电视的话题;一会她去哄孩子睡觉。  我继续看,孩子睡觉之后她回到客厅,顺便收一下瓜子皮,她低头的瞬间,我无意看了她那白皙丰满的胸部,当然带着胸罩,但是就是那情景,让我顿时激灵一下。  有点发热,收拾完了继续和我看电视,但是我已经有点局促了,没有任何这心思的时候很自然;我就换台,掩饰自己的慌乱,结果换到了当时的凤凰卫视中文台,记得那时候都有覆盖,后来不知道怎么没了。  结果正在演温碧霞的一个电视剧,她说看看这个吧她看了几集了;看了一会就有激情镜头了,当然只是接吻而已,丝毫不色情;但是另客厅气氛很尴尬,没有任何声音,只有电视中发出的呼吸声;在当时的情景下,似乎不听再推动我的欲望;好热好热的;我特别想逃走,但是又舍不得;三级片的镜头,书中的色情描写,还有我对女性身体一直的好奇心,弄的我心慌意乱;脑子轰轰的,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太嫩,也不会对女人说什么话,更谈不上勾引,也不敢做什么。  只是好象因为某中期待,不舍得离开;她似乎一直说着电视,又招呼我吃东西,看我精神恍惚的,就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,脸那么红,是不是发烧,还过来摸我的额头,我说没有没有;我心里渴望,可是实际却跳开不让她摸;搞不懂那时候好象对异性总是相反的心理,想接近却总逃避。  无法鼓起勇气,正好这时候她家来电话了,估计是她老公,等她打完电话;我就起身要离开,她说再看会吧,我还是坚持离开了,因为自己觉得自己的那些想法很罪恶;出来之后走了几步,清凉了立刻后悔;想着那白皙的胸脯,还有那神秘的两腿之间,郁闷但是没胆量回去;回宿舍收拾东西回家;放假回来之后一直到高一下学期,生活一直很紧张,再没去过她家去看电视;偶尔脑子里浮现她那白白的胸脯,就后悔自己没胆量。  平时除了上课和她接触也少了;转眼高一结束了,放暑假前,大家就决定是分文班还是理班,我当时毫无疑问的学理科;调了班级,她不再是我的历史老师;暑假放假,也是出现类似情况,宿舍其他家近的都撤了,又剩我一个。  我又去开水房那晃悠,非打水,只是想“ 偶尔” 碰到她;果然一会真的碰到她了,她看见我就和我打招呼,又没回家啊?  我说是的,明天回;然后我们就谈起我调班,谈起以后她不再教我了的事;后来我又提到看电视的事,她说好啊,反正没事,去看电视吧,你不是爱看足球么,还有球赛呢今天。  於是我们第二次去了她家,这次来就随意得多了,吃东西,自己倒水,她哄着孩子,还在收拾房间洗衣服什么的,我也偶尔答把手,几次碰到她手,她也没在意,终於有一次我稍微用力捏了一下她的手,她一定觉察到了异样,但是她没有表现,继续忙她的;夏天天气很热,她穿了件大裙子。  玲珑的体态终於有所体现;我一直琢磨着怎么亲近一下,后来她忙完了,孩子也睡觉了,坐下来和我看电视;我在看球赛,她看不明白,只能看男人了;我们聊这些球员,我给她介绍;她后来忽然问,好象这些足球运动员都有点O 型腿,我说不是吧,我说我也踢的,我的腿就很直。  她说:“ 你踢足球呢” 我答道“ 是啊,下学期的足球比赛看了没,我一直踢呢,我们班冠军呢”  她笑着说那你是不是也罗圈;我说从小踢球可能难免有点不过我觉得很直;我说着站起来给他看,她就是取笑我说两腿并不紧,中间有缝,我说谁没有啊,你不也是;於是她也站起来,她个子比我矮的多,就站沙发上,面对着我,我瞬间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抱住了她的腰。  她一把就推我;她一拒绝我就很害怕,连忙松开并陪着不是,直说对不起老师,不知道说什么;她也沉默了,就这样僵着;后来她让我坐下,她轻轻的对我说,你闭上眼睛;我老实的闭上,心蓬蓬跳;她跑下去好象去关灯了,可能还看了看孩子,周围感觉暗了下来,电视机的声音被调大了一点;我感觉她靠近了我,我想不会有什么不利吧,一下挣开眼睛,她正一下跨坐在我的腿上,贴我如此之近。  她的气息不断肆虐我的面部;很重;她抱住了我,浑身贴上我,我也抱着她,感觉她的后背一起一伏的;老实说,当时她大概只是因为太缺少而体会一下男人的气息,还没想好一定要突破底线;只是后来欲望战胜理智而已!  我们抱在一起的时候,我是手足无措的,心跳很快,脑子一片空白,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;但是我的家伙却已经朝天而立,倔强的顶着她的小腹部;她也感觉到了。  手下去隔着衣服开始摩挲,摩挲一会终於伸进去,握住了我,感觉到我的跳动,我的硬挺,看起来很满意我的硬度;我后来想脱去她的衣服,但是手很笨,脱不下。  她后来轻轻的笑了,跳下去自己褪下了裙子,内衣也都脱了,暗淡的光线中我看到了她一丝不挂的身体;当时我很想去开灯,仔细看,尤其很想看她最隐秘的部位,但是没敢动;她又上来。  开始吻我;我接吻技术当时真的很笨,感觉着她温软滑腻的舌头,但是就是经常牙齿磕磕绊绊的,弄的她直笑;一边吻,一边脱我的衣服;接着就是我感觉着我被她全身光滑细腻的肉贴满;我开始握住两个乳房,可能太用力,她哼着告诉我轻点。  之后,她抬起屁股,握着我的家伙开始找寻她那个神秘地带,对准了,她往下一沉,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一温暖潮湿的地方,被裹住了;她自己好象惊呼了一声,然后自己扭动着,享受着我的插入;大概是因为我手淫过,所以没有像好多处男,一碰就射。  她逐渐的动作越来越大,呻吟声也大起来,我也感觉到一波一波强烈的摩擦的快感开始袭击我,她一边动,一边还在我耳朵边轻轻的说,“ 快射的时候告诉我” ;我在终於要忍不住的时候喉咙里模糊的说着“ 要射了” ;她也感觉到我忽然的开始膨大,她一下深深吞进我去,不再动,享受我的抖动与膨胀。  稍等我射完,她就跳下去跑卫生间去了,现在想来估计是清理我的子孙们了;那时候家里大概比较少长备安全套;避孕药在小城市可能使用的就更少一些;她进卫生间的时候,我抓紧机会开了灯;希望等她回来能欣赏一下;结果回来已经被毛巾裹住了,回来她缩在沙发上,一阵沉默,她让我把灯关掉;我只好又去关上;你……喜欢这样么?“ ,她问;我答喜欢;” 老师是不是坏老师?“ 她又问;” 不是,老师很好,传道受业,解惑……“ 我不知道怎么的把课文说出来了;这些把她给逗乐了,气氛也轻松了许多;” 这不是件好事情,我做了没什么可后悔的,但是你还太早了,而且高中是个关键时刻,你学习很好,因为这个影响了,那我就一辈子心不安了“ 她说的很凝重;我无语;她又接着说” 这事和谁都不能讲,要保密,不要因为你经历了别人没经历的去显摆,这不是什么好事情!“ 我答应了一声,说” 不会和任何人说的“ ;” 仅此一次吧,幸好我也不再教你了,忘记掉,以后也永远没有下次,好嘛“这下我默然;她有强调,我才点头答应着;后来我说” 等我考完大学……“ 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;” 考完大学又怎么样,忘记吧,没有下次,你会有更好的未来“ ;显然她已经非常自责和担心这件事情,我看得出她的慌乱和心神不定,我说我该走了;她看得出也比较害怕不想留我了;我穿起衣服,喝了点水,准备出门,她在门口又抱了我一下,在我耳朵边说” 忘记吧,暑假回来,希望你都想不起来这件事,我们当没发生过“ ;我点着头,开门出去。  回宿舍的路上,还觉得云里梦里的,还有一种兴奋和自豪感;也想着她现在在想些什么;……暑假回来之后,分到新班,这件事越来越淡化也,也很奇怪,以后的日子很少碰到她,偶尔看到,也没有说话;学习越来越紧张;也就基本忘记了,时光飞逝,2年很快过去;中间几乎没什么接触;高考完毕之后,大家估分报志愿,我当时对学什么确实没什么想法和经验,这时候她找过我一次,专门和我聊志愿的事,这件事还要感谢她,她建议了电信这个专业方向和相应的学校,我选择了首都的那所着名的学校并如愿,而现在工作和事业的顺利,想起来还应该有她一份功劳。